• 方人也国画艺术:取自然之形,表自然之道
  • 书画尺寸的计算方法
  • 浅谈方人也对写生的执着
  • 方人也的作品潜移造化而天游
  • 方人也:赋彩当墨,独具神韵
活动公告
Activity consulting
活动咨询
【评论】方人也的书法在真率质朴中显风流
来源: | 作者:艺术评论家:张怀瑾/文 | 发布时间: 2022-06-30 | 264 次浏览 | 分享到:

方人也书法《养悟》

在方人也创作的行书作品中,我看到了一股敦厚纯朴的书法气息—作品行笔的不疾不徐、墨象的浑厚华滋、气韵的敦实随意……一如方人也之丰艺为人的诚恳厚道。是故,或可肯定指出的是:通过作品,观者自然会联想到方人也的书法创作在某种意义上是循着汉文化传统的经典之路发展的,具体是通过书法这一笔墨形式的艺术表现,去努力实现着作者自身对中国传统哲学主流之一的—儒学文化精髓中“温文而雅”的某种深刻体悟。

方人也书法

成就方人也书法的一个主要因素是他对书法艺术虚静的追求。别的书家都在追求大气魄、大雄强的时候,他选择了另外一种“大”,即“虚静”。藏天下于天下者太虚。世间最大莫过于虚空。他经常在作品里大胆运用涨墨和淡墨,娴熟地用干笔写出扎实的富于变化的飞白线条,即使写厚重的线条,也要靠字形结构的变化切割出极富空灵的空间,所有这些都给人以虚中见实、小中见大、平淡中带苍辣、笨拙中离空灵的感觉,并不见得有什么小气,反而比直接去表现大气增加了一些内涵和意境。

方人也书法欣赏

方人也的书法是介于追求传统与追求艺术表现力之间的。他在处理这二者的关系上更注重以高质量的线条与强烈的墨色对比来展现其自我的审美取向。他的书法根基于碑,直法汉隶与北朝墓志,因而他的作品是高格调的,符合在扎实的传统动力之后寻求表现的艺术规律。他在吸取古人精华时,对线条与集字上力追原作的形貌与精神,而在创作时则克服深入研习传统书法所造成的束缚。他将自我的情性辅之于挥运之际。故而,他的书法才能站在传统的基础上而又不乏强烈的表现力,他作书不求怪、没有夸张变形,完全以气息取胜。他善于在平正中寓险绝、朴实中见小巧,无矫揉造作之姿,他寻求在平和的造型与线条的情趣之间既和谐又极富艺术表现力的手法,全面塑造自我。

方人也书法

我和方人也交往多年,即使不染翰墨,也会吸引我作他的朋友。与他相处平凡自然、毫无负担。他能把平凡琐事讲得妙趣横生(这也是他艺术天赋的佐证),使你感到愉快惬意。他曾刻过一方印—《平常心》,当时我不知是禅中典故,观察久了,发现方人也还真有道性。不过他的修行既不玄深也不沉重;不动非分之想、不吐厉害之言,做该做的事,坦然世间,没有现代人的种种忧虑和烦恼,又岂云游与静修可达此境?我喜欢和他闲谈,更尊重他的沉默。每当我问起书法,他总是言语不多,“如对至尊”,“一条直线,一个目标”,是他的定力所在。

方人也书法

艺术的魅力在于不断张扬个性,而不断张扬的个性更增加了艺术的光彩。方人也在锤炼自己的艺术个性中,做到情、趣、意并重,摒弃了浮躁,使豪华落尽见真淳。他追求性灵自由,崇尚反璞归真,观赏他书法犹如清水芙蓉、空谷幽兰。这都得益于他有一颗“平常心”,既不急功近利,为喧嚣所动;也不草率盲从,被浮浅所累。平平淡淡,清清爽爽,怡然自得。“纵一笔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一任性之所至。书法评论家:张怀瑾